丁大全
丁大全出身低微,他的妻子更是城里女婢。这样的出身,使他养成了一种见人总摆出一副想讨好的谦卑态度,不过他的心里更有一种远大而宏伟的打算。他极力讨好当时倍受宠信的理宗内待卢允升、董宋臣,果然功夫不负苦心人,不久他由萧山尉升职为大理司直、添差通判到饶州。这一来,丁大全终于“扬眉吐气”了,他的谦卑,他的和顺都一扫而空了,蓝脸阴得总象马上就要下雨。他为了进一步荣登要职,开始施展诡计排挤诬陷朝中的大臣。他的目光首先对准了董槐。董槐是嘉定年间的进士,嘉熙年间曾提点湖北刑狱、知江州、潭州,平息常德兵变,救济南来江北的流民,成绩十分显著。淳祐年间,任沿江制置使、知建康府,整肃军纪、加强训练。淳祐六年(公元1246年),任权广西转运判官兼提点刑狱,协和西南少数民族,与交趾建立友好贸易关系。宝祐三年(公元1255年)。任右丞相兼枢密使,以整顿纲纪为急务,这样一来便得罪了许多人,更引来无数妒忌和猜疑。

南宋权臣。字子万,镇江(今属江苏)人。嘉熙进士,调萧山尉,谄媚内侍卢允升、董宋臣,累官殿中侍御史。以侍御史兼侍读,奏劾丞相董槐,半夜调兵百余人包围槐宅,以御史台牒迫逐离家,至大理寺以治罪加以恐吓。擢右谏议大夫,骄恣专横。宝祐六年(1258),拜参知政事,旋拜右丞相兼枢密使,擅权用事。太学生陈宗、黄镛等伏阙上书,指斥大全,都遭贬逐。开庆元年(1259),因封锁军情罢相,以观文殿大学士判镇江府。监察御史饶虎臣极论其四罪:绝言路、毁人才、竭民力、误边防。再削其官。次年,移置新州,舟过藤州,被押送将官毕迁挤落入水中淹死。

初入仕途

丁大全出身低微,他的妻子更是城里女婢。这样的出身,使他养成了一种见人总摆出一副想讨好的谦卑态度,不过他的心里更有一种远大而宏伟的打算。他极力讨好当时倍受宠信的理宗内待卢允升、董宋臣,果然功夫不负苦心人,不久他由萧山尉升职为大理司直、添差通判到饶州。

这一来,丁大全终于“扬眉吐气”了,他的谦卑,他的和顺都一扫而空了,蓝脸阴得总象马上就要下雨。他为了进一步荣登要职,开始施展诡计排挤诬陷朝中的大臣。他的目光首先对准了董槐董槐是嘉定年间的进士,嘉熙年间曾提点湖北刑狱、知江州、潭州,平息常德兵变,救济南来江北的流民,成绩十分显著。淳祐年间,任沿江制置使、知建康府,整肃军纪、加强训练。淳祐六年(公元1246年),任权广西转运判官兼提点刑狱,协和西南少数民族,与交趾建立友好贸易关系。宝祐三年(公元1255年)。任右丞相兼枢密使,以整顿纲纪为急务,这样一来便得罪了许多人,更引来无数妒忌和猜疑。

丁大全知道自己入朝以来,并无半点可以在人前夸耀的政绩,想凭劳而苦干压董槐一头比登天还难,想推倒董槐只能暗地下手。他先上疏弹劾董槐功高震主,特权谋私,图谋不轨。奏章呈上去,他急不可待地盼理宗立刻下旨罢董槐的相位,等到半夜不见动静,丁大全没了耐性,竟穿戴整齐调隅兵百余人,持刀露刃地包围了董槐的府第。以台牒驱迫董槐出来,董槐并无思想准备,听丁大全声嘶力竭地叫唤,就出来了。众隅兵一拥而上,围住董槐,丁大全假传圣旨,命董槐随去大理寺,想借此恐吓董槐。一行人出了北关,丁大全又命人弃了董槐,高呼几声散了。董槐缓步走进接待室,过了好久罢相之旨才传下来。从此丁大全更加目空一切,倨傲非常。

弹劾董槐之后,丁大全又进升为右谏议大夫、端明殿学士、签书枢密院事,进封公。丁大全任用袁玠作九江制置使。袁玠这个人贪婪而且苛刻,他主管向当地渔湖土豪收纳税银,因丁大全督促得十分急迫,他就拘捕了一些渔湖土豪残酷催逼,结果惹怒了众人,这些渔人竟背弃大宋,把所有的渔舟都用来援助北来入侵的敌兵,给朝廷带来极大的威胁。太学生陈宗、刘黻、黄铺、曾唯、陈宜中、林则祖等六人优阀上书要求,罢免了大全。当时的台臣翁应弼、吴衍都是丁大全的鹰犬,他们钳制太学,颠倒黑白,最后竟贬逐了陈宗等六人。当时宫外丁大全与马天骥专恣用事,壅蔽上听;宫内阎贵妃信得宠爱,理宗无心理会朝政。朝野上下岌岌可危,有人在朝门上题写了“阎马丁当,国势将亡”八个字。无奈朝廷上有许多人都是丁大全的党羽,他们官官相护,丁大全毫不为此担惊受怕。

开庆六年(公元1259年),蒙古军队攻打鄂州(今湖北武昌),中外震动,边关报急的文书传到朝廷,丁大全隐而不报,以致战事日益转向不利,蒙元帅兀良哈得由云南入交趾,从邕州攻广西破湖南。丁大全才上报理宗,宋理宗如梦初醒,不知所措。中书舍人洪芹上疏:丁大全人如含沙射影之鬼蜮,行如穿箭之道,引用凶恶,陷害忠良,遏塞言路,扰乱朝纲。臣乞陛下将其罢官远放,以伸张大宋王法,谢天下黎民。侍御史沈炎、右正言曹永年相继上疏罢免了大全。监察御史朱貔孙也进言:丁大全奸诈阴险,狠毒贪残,假借陛下的声威钳天下百姓之口,依仗陛下所赐的爵禄笼天下财路干一己之身。”监察御史饶虎臣也指出了丁大全的四大罪状:绝言路、坏人才、竭民力、误边防。理宗大怒,罢免了丁大全,命其以观文殿大学士知镇江府。即而再削其官。景定元年(公元1260年),理宗下诏任他为中奉大夫。大臣们一致建议再将他贬到边远之地,诏送南康军居住。次年,监察御史刘应龙请皇帝再向远发配丁大全,于是理宗又追削两官,移至贵州四练使。丁大全贼心不死,与贵州州守淤翁明在酒桌上商议暗造弓矢,通谋蛮夷以图不轨,被朱禩孙告到朝廷,再移置新州。太常少卿兼权直告人院刘震孙又上疏请求把丁大全发配到海岛。令将官毕迁“护送”丁大全到海岛,舟过藤州,挤之于水而亡。

生活腐化

丁大全这个人不仅专权自恣而且贪财好色。当年,他任淮西知州时,淮西总领郑羽富甲吴门,丁大全见财起意,欲结交郑羽,郑羽深知丁大全为人,婉言相拒,丁大全恼羞成怒,竟令台臣卓梦卿弹劾郑羽,然后抄其家,吞并了郑家的财产。还有一次,他请人为媒为他的儿子丁寿翁求一当地颇有美名的姑娘为妻,女家应诺。后来,丁大全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见到那位姑娘体若惊鸿,美若西子,竟惊得魂飘魄散,于是决定自己要娶她为妾,把儿子扔到了脑后边,一时为知者所耻笑。

宁德县(今蕉城区)自五代后唐长兴四年(933年)建县以来,已有一千多年历史。其间任职宁德的外籍人员也有数百人之多。这些地方官员中,不仅有文人学者,比如陆游、闵文振、储右文、李肇源、朱景英、刘家谋;也有的官至极品,像宋棐、曹辅、颜师鲁、叶衡,以及我们下文要提到的丁大全。

史书记载

丁大全,字子万,江苏镇江人。生时有异相,面呈蓝色,令人不寒而栗。嘉熙二年(公元1238年),他中了进士,被调任萧山尉。由于丁大全奉迎有术,极力巴结倍受宋理宗宠信的内待卢允升、董宋臣,平步青云,升职为大理司直、添差饶州通判。入为太府寺簿,调尚书禁监所检阅江州分司,复兼枢密院编修官。拜右正言兼侍讲,旋即改为右司谏,拜殿中侍御史。荣登显职后,丁大全极力排挤宰相董槐[2]董槐被排挤后,又进升为右谏议大夫、端明殿学士、签书枢密院事,进封国公。丁大全巴结阎贵妃,与马天骥专恣用事,朝野上下岌岌可危。时有阎马丁当,国势将亡”之说。丁大全还任用党羽,陷害与排挤了程元凤、徐俨夫等大臣,把持朝政,怨声载道。开庆六年(公元1259年),蒙古军队攻打鄂州(今湖北武昌),中外震动,边关报急的文书传到朝廷,丁大全隐而不报,以致战事日益转向不利。在大臣们交章弹劾之下,宋理宗将之一贬再贬,最后被发配到海岛。船过藤州(今属广西)途中,被押解将官挤入水中死亡。

试观丁大全一生作恶多端,误国殃民,寡廉鲜耻,贪财好色,可谓“五毒俱全”。有一次,他为儿子聘妇,见儿媳长相标致,竟夺为己妻,为世人所不耻,最后终于落得一个可悲下场。历史也给了他一个公正的评价:元代脱脱在编纂《宋史》时,将丁大全列入《奸臣传》,与万俟禼、韩侂胄贾似道之流并列。但奸臣并非天生就是奸臣,丁大全初入仕途,也着实想成就一番事业,他在宁德任主簿时就为百姓办了一些好事。

丁大全是什么时候在宁德任职的呢?这在正史中没有提及,据乾隆版《宁德县志》记载:

“丁大全,镇江人。先为萧山尉,宝庆间(1225—1227)任。

这段记载颇有出入,既然丁大全是“先为萧山尉”,那么任宁德主簿就是在嘉熙二年(1238年)中进士以后,如何会上溯到十多年前的宝庆年间(1225—1227)。并也正因为丁大全任职是在四十八岁中进士以前,所以不见于正史记载。丁大全在宁德所担任的职务---主簿,是主管文书的官员,相当于现在的县政府秘书。地位仅次于知县与县丞,位列第三,故被后人称为丁三爷。莅任宁德间,他正值壮年,敢于拼搏,为宁德县做了两件大好事:开辟南路和修建酒屿灵瑞塔。其中尤以开辟南路最为知名。宁德县建县以来,最早的一条官道是朱溪官道,即所谓的“南路”。它是由县城南门(永宁门)为起点,经过今天的城南、飞鸾两个乡镇,通往罗源,再经过连江后直达福州,其间山高坡陡,迂回盘旋,是著名的“险道”。南宋主簿陆游在《重修城隍庙记》中说道:“

宁德为邑,带山负海。双岩、白鹤之岭,其高摩天,其险立壁,负者股栗,乘者心惮;飞鸾、官井之水,涛浪汹涌,蛟鳞出没,登舟者涕泣与父母妻子别,已济者同舟更相贺。又有氛雾之毒,鼋、鳌、蛇、虫、守宫之毒。邮亭逆旅,往往大署墙壁,以道出宁德为戒。”

由于特殊的地理情况,宁德出境的道路都是迂回盘旋,行走不便,尤其南路是通往省城福州的唯一通道,由于路程较长,使用极为不便。丁大全莅任以后,经过实地勘察,力排众议,克服资金等困难,募工开辟了著名“白鹤岭道”。石阶层叠,盘山而上,长5公里,宽22.5米。由罗源叠石入境宁德界首,过白鹤岭道直抵县城。这条道路虽然其高摩天,其险立壁,但大大缩短了通往福州的路程,方便了来往的客商以及宁罗两县的居民。

因为丁大全的官声不好,“白鹤岭道”自修建以来,颇受非议。明嘉靖十三年(1534),知县叶稠复开南路,时任云南道监察御史邑人陈褎在《募开南路记》中就指名道姓的说开辟白鹤岭路是皆丁主簿之奸谋。四十二年(1563),因倭乱再废。崇祯三年(1630),庠生杨文炳等以青鸾既变,士气不扬为由,堵塞岭路,时任湖南桂东知县的邑人崔世召闻讯,欣然命笔《闻南路复开志喜》。随后不久,白鹤岭后村民向省衙控诉成功,县令杨定国奉命重修此道。实际上,历代主张堵塞岭道的都是封建士大夫,他们认为岭路直射县城,有伤文运。而宁罗边境的老百姓却是岭道的拥护者,他们不管什么风水不风水,只要求出行便捷为第一。此后至民国时期,此岭道一直是省城连接闽东各县的主要陆上通道。2006年,岭头三村公路修通后,白鹤岭道仍为临近村民所利用。正是这条路发挥的重大功能,作为外地人的宁德训导刘家谋在《鹤场漫志》中替丁大全说了一句公道话:

“议者谓(白鹤)岭路直射县城,有伤文运。然宝庆(朱溪)旧路废后,终宋朝尚十进士,而阮登炳且大魁矣。元一朝三进士,明一朝二十一进士,理学如陈自新、韩古遗、陈褎;忠义如阮宗泽、崔世召、吴国华、陈昌胤;宦绩如陈宗孟、林聪、左浚、陈寓、陈勖;文学如林保童、陈褒、龚道,皆蔚然可观。”